青达环保IPO疑云:三大供应商参保人数为零?

作者:威廉官网 | 2020-12-13 13:32

  稿),该公司实控人王勇于1997~2007年之间任职于青岛四洲电力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四洲”),期间历任业务员、销售经理和销售副总。

  然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青岛四洲于1998年3月方才成立。对此,青达环保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了解。关于我们董事长王勇的信息,都以招股书披露内容为准。”

  一位环保行业人士告诉记者:“王勇原是在当地的国营企业青岛四洲员工,后来国营单位不行了,员工们就自己组建公司。当时的一批企业都是以前从国营厂出来的员工这样做起来的。”

  青达环保成立于2006年,注册资本200万元,其中王勇认缴140万元,实缴28万元。2012年青达环保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经审计的2.3亿元净资产,一部分按比例折合为公司股本6300万股,剩余1.72亿元作为折股溢价计入资本公积。

  青达环保主营业务包括炉渣处理系统、烟气处理系统、清洁能源消纳系统和其他产品4部分,2017年至2020上半年末,各期营收中炉渣处理系统和烟气处理系统的贡献占比约九成。青达环保客户多集中在电力、热力、化工、冶金和垃圾处理领域。

  上述环保行业人士表示:“在发电行业设备的主机和辅机生产中,青岛是国内辅机设备生产集中区之一,当地类似青达环保这样的公司很多。青达环保主要做除灰、除渣设备,主要服务火电行业,大客户主要是五大发电集团等。”

  目前青达环保总股本为7100万股。控股股东王勇持有青达环保1637万股股份,占总股本23%;同时,通过同多位股东签署一致行动协议,直接、间接合计支配公司近44%表决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此外,烟台国资委控制的为青达环保第二大股东,持股1392万股,占总股本19.6%。

  此次IPO,青达环保拟发行不超过2367万股新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所募集的3.25亿元中,最大一笔1.5亿元将被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1.37亿元用于底渣处理系统的产线亿元用于蓄热器产品生产线建设。

  招股书还显示,2007年至2009年间,王勇任阿尔斯通四洲电力设备(青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尔斯通四洲”)销售总监,不过在此之前青达环保已经于2006年成立。公开资料显示,阿尔斯通四洲即青岛四洲,其主营业务也包括灰渣处理设备,与青达环保是同行。

  对于为何王勇在公司成立后仍在同行公司兼职销售总监,青达环保方面并未向记者作出回复。

  不过,上述环保行业人士表示,“一边在国营厂上班,一边经营自己的厂子,当时这样的现象比较普遍。”对于青岛四洲同阿尔斯通四洲的关系,他解释说:“当时青岛四洲看上阿尔斯通的技术,想引进;阿尔斯通看上中国市场,想进来,所以双方就合资成立了阿尔斯通四洲。”

  此外,青达环保所披露的前五大供应商中,有多家企业参保人数为零。以2020年上半年青达环保前五大供应商为例,位列前三的青岛天马金属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高密市华锴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和青岛航鑫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三家分别在2020年、2019年和2012年核准时的参保人数皆为“0”。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青达环保营收分别为6.7亿元、5.9亿元、5.3亿元和1.4亿元,逐年下滑;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3亿元、0.5亿元、0.4亿元和-790万元,最近一期已经出现亏损。

  对于营业收入下滑的原因,青达环保在招股书中表示,2018 年以前,火电企业经历了大规模的节能减排、超低排放改造,但随着改造基本完成,青达环保低温烟气余热深度回收系统近三年一期(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4.1亿元、1.6亿元、1.2亿元和0.3亿元,大幅下降。

  青达环保还在招股书中表示,未来市场需求主要在新建电厂、电厂存量设备的更新和非电行业环保改造三个方面。新建市场方面,目前火电装机容量占比存在下降趋势,可能导致新建火电机组下降;存量市场更新换代方面,电厂节能减排、超低排放改造主要集中在2014年至2018年,近期市场需求不足;非电行业环保改造同样存在国家政策不明朗,导致市场需求不足的风险。

  对此,上述环保行业人士也表示:“这两年行业项目越来越少,青达环保的生意自然也就越来越难做。青达环保前几年在发展余热、脱硝方面的业务,不过公司传统优势还是除渣设备。”

  青达环保方面认为,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及不可预见因素的影响,多个产品收入存在进一步下滑的风险,公司未来可能存在成长性不足甚至业绩继续下滑的风险。

  业绩下滑的同时,青达环保手中积累了大量的应收账款,近三年一期分别为4.1亿元、4.4亿元、4.2亿元和3亿元,其中逾期应收账款为1.6亿元、1.7亿元、1.9亿元和2.6亿元,占比为36%、35%、40%和57%。

  大量的应收账款也促使青达环保经营活动不断“失血”,近三年一期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分别为0.4亿元、-0.08亿元、-0.3亿元和-1亿元。从而造成公司运营资金紧张,并加大对外部融资的依赖。

  截至2020年6月末,青达环保负债合计4.9亿元,且为获得相关借款,公司68%的固定资产、78%的无形资产和5%的应收账款都已经被抵押或质押。

  青达环保方面表示,公司被抵押、质押的资产是用于银行借款和保函敞口担保,相关资产是生产经营必不可少的,若不能及时、足额偿还相应借款,将面临资产被限制或处置的风险,会对公司未来持续经营带来不利影响。


威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