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边给本科生讲课

作者:威廉官网 | 2021-02-03 22:54

  “先生是我国给水排水工程学科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是学术界公认为中国废水生物处理科学研究的前辈之一。德高品馨、淡泊名利是他的风骨;求真务实、严谨治学是他的态度。”2014年4月,“中国水业人物”评选活动颁奖典礼在京举行,我校市政学院张自杰教授荣获此次评选设立的最高奖——中国水业终身成就奖。时隔半年,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大会上,张自杰教授又荣获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称号。谈到个人接连获得的两个奖项,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将荣誉归结于党和学校的培养。采访中,他强调:“我是在党的长期关怀和培养下,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和列宁格勒建筑工程学院这两块平台上,前后历经12年的培养和教育而成长起来的高等学校教师、工程技术人员。”张自杰乐于用“水墨年华”来总结回顾自己的一生。对此,他解释道:“‘水’所表示的是我所从事的专业和对象——给水排水、污水处理;‘墨’所表示的是‘舞文弄墨’,我所进行的教学工作、著书写作、科学研究等工作中任何一项工作也离不开‘舞文弄墨’的行为。”

  正如张自杰所强调的,自己的成长离不开党的关怀和培养。从当年的爱国青年到在党的领导下开展地下工作,张自杰的人生轨迹打上了鲜明的中国的烙印。1926年冬,张自杰出生在冰城哈尔滨。由于家境贫寒,3岁时他随家人迁居到中俄边境的小城——满洲里,并在那里渡过了童年时光。从小生长在俄语的生活环境中,对他日后进入哈工大预科学习很有帮助。1938年末,张自杰在当地的小学毕业,第二年进入满洲里车站打工,一直到1941年全家迁往哈尔滨。1941年12月,他考取了“哈尔滨市第二国民高等学校”(现哈一中)。学习之余,他组织几名进步学生成立了“读书小组”,通过日文刊物了解抗日战争的进展情况。张自杰真正开始向党组织靠拢是在抗日战争胜利后。他在与哈一中教国语的老师交谈中,第一次接触到了中国的进步思想。他还参加了“中苏友好协会”举办的一些活动,如读书会、歌咏联唱等。1945年11月,哈工大复校开学,设预科招收中国学生。张自杰报考并于同年12月入学。预科学习期间,他对俄语的文法进行了正规系统的学习,并用俄语学习数理化课程,为进入本科学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46年8月25日,不满20岁的张自杰迎来了一次终生难忘的入党宣誓仪式,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哈工大学生临时党支部随即宣告成立,张自杰被指任为临时支部书记。1948年8月,张自杰从预科毕业,和其他4名中国学生一起进入本科土木建筑工程系学习。前两年是基础课教学阶段,教学内容采用当时苏联高校规定的教学大纲,讲课的老师都是教学经验丰富的老教师,教学采用“课堂讲授”的方式,即老师在课堂上边走边背诵自己编写的俄文讲义,学生则在坐席上速记老师念的笔记。刚开始,张自杰和其他的中国学生对这种教学方式很不适应,甚至有点跟不上节奏。但到了第二学年,张自杰和其他的中国学生在记笔记方面已能自如应对了。 本科学习期间,令张自杰印象深刻的另一件事情就是当时的考试比较严格,也很独特,主考是本门课程的主讲老师,考试方式是口试。5分为优秀,2分为不及格。不及格者要在下学期开学一个月内补考,3次不及格就要降级。每逢考试期,在宿舍居住的同学都废寝忘食地准备,直到最后一个科目考完,宿舍里才能听到青年人的歌声和欢笑声。1950年,哈工大被确立为学习苏联的重点样板高等学校。苏联专家陆续来校后,张自杰和当时在电机系学习的王耀臣从学习岗位调出到校长办公室协助工作,一边学习一边担任学校领导的俄文翻译。1953年8月,张自杰和其他4名中国学生从土木建筑系工业民用建筑专业毕业,并全部留校任教。当时学校准备筹建3个新专业,其中一个就是给水排水工程专业。同年12月,苏联给水排水专家莫尔加索夫到校,指导和协助高教部确定的3所学校建立给水排水专业。哈工大自行组建了一支9人的师资队伍,率先成立了给水排水工程教研室。张自杰担任代理副主任,负责污水处理学科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从此开启了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他一边给本科生讲课,一边向专家学习专业知识,还要完成毕业设计,尽管很累却感到很充实。

  在张自杰的心中,有着一种特别的情结,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乘坐火车到俄罗斯看看。从少年时在车站打工起,这种情结就在不断地生长、蔓延,直到在哈工大留校任教后变成鲜活的现实,其间经历了一些小波折。

  那是1955年,正当张自杰专心做毕业设计时,一件事情使他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和激动。学校组织部通知他:自己的政治审查通过,做好去北京俄语学院(当时的留苏预备部)报到的准备。然而,第二天,高铁副校长找他谈话,告诉他苏联专家不同意他现在就去苏联学习,要等到明年才行,他表示服从安排。于是,他在家中埋头做起了毕业设计。就在毕业设计完成后没多久,学校接到高教部通知,今年还有去苏联留学的名额,原定明年出国的人员提前到今年。他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同年10月16日,张自杰随同15人的学习团从北京乘坐到莫斯科的国际列车,踏上了追梦之旅。到达莫斯科的第二天,他被确定去列宁格勒建筑工程学院研究生院学习。他受教的科学导师是苏联的技术科学博士C.M.施弗林教授。不久,导师和他一起制订了研究生学习计划。3年半的学习生活过得很快,转眼到了1959年2月。5月27日,到了正式答辩的日子。宣讲报告前,他的内心有些紧张,但上了讲坛,看见台下那么多人鼓励的目光,紧张的心一下子平静下来。报告放在讲坛上,他几乎没有看报告,而是一直用标准的俄语在陈述着自己的报告。陈述完毕,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论文答辩顺利通过,意味着在苏联的学习宣告结束。回国前,张自杰在莫斯科见到了自己在污水处理专业的启蒙老师、苏联专家莫尔加索夫。莫尔加索夫勉励他:“污水处理事业在中国刚刚起步,发展空间很大,你还年轻,要充分发挥才能,一定能够大有作为。”“在列宁格勒3年的学习,让我加深了对污水处理这一终生事业的认识,更加坚定地将污水处理和国民经济的发展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张自杰说。与此同时,如何有效实施污水处理的技术路线在他的头脑中逐渐形成,这就是以城市污水作为主体的处理对象。他确立了以污水的生物处理技术作为自己在理论上深入钻研的技术方向。

  回国后,张自杰随同其他留学苏联的同学一起参加了在广场举行的新中国成立10周年的庆祝活动,并在国庆前夕在中南海受到了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央领导同志的接见。

  自学成归国的那天起,张自杰怀着对污水处理事业的热爱,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和科研第一线,亲身见证了哈工大给水排水专业一步步确立在国内的领先地位,同时也为国家培养了大批环境保护领域的杰出人才。他几十年如一日地耕耘着,默默地回报党和学校的培养。1959年10月,从苏联留学归来的张自杰回到了学校,却发现情况已不同于往日。原哈工大土木系已成为独立学院,并挂牌“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教师队伍变化很大,壮大了很多,基本上都是本校毕业的年轻人,当时已经33岁的张自杰算是年纪最大的了。“”爆发前,他将主要精力放在教学上,讲授“污水处理”课,并辅导学生课程设计,培养了专业最早的两名不授学位的研究生。1977年恢复高考,本科教学恢复正常,国家对污水处理事业高度重视,经教育部批准,哈建工恢复水处理专业的招生,并陆续招收硕士、博士研究生。1978年,52岁的张自杰被晋升为副教授,1985年又被晋升为教授,1995年69岁离职离休。1990年,他获得由国家教委颁发的“从事高校科技工作40年荣誉证书”,并于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张自杰在教学上的成就集中体现在他所主编的教材上。他从1961年开始主编教材《排水工程》(下册),到2002年出版第四版,到2007年进行第22次印刷,印数达19万册,已成为学科经典教材。该书还被列为建设部“九五”重点教材、高校推荐教材,获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1987年优秀教材一等奖。此外,他还参加了1983年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大百科全书》(环境科学卷)的编写工作,并担任1996年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环境工程手册》(水污染防治卷)的主编。

  据不完全统计,从事水行业60年,张自杰主编、主审的理论专著、统编教材、指导手册和日文、俄文译著多达十几部、近千万字,发表学术论文50多篇,其中《生物流化床处理城市污水的试验研究》《活性污泥酸性性质分析》《水体氮污染及其防治对策》等论文,在我国乃至世界水行业界都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

  张自杰桃李满天下,培养的学生遍布多所高校,均发展为各自学科的带头人和学术骨干。其中有两人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一位成为国家教学名师。“他们每个人的学术成就都远远地超过了我,这一点我很欣慰,也很满意。我只是为党为国家做了一点有益的工作。”张自杰的话里透着谦虚。

  张自杰在污水处理领域的科学研究方面同样做了很多开拓性的工作。20世纪50年代起,他就将目光瞄准污水的生物处理技术这一研究方向。然而,建设城市污水处理厂耗资巨大,我国当时的经济发展还无法支撑。于是他又提出,有条件的城市或企业可以考虑暂时采用属于自然生物处理技术范畴的投资较低的稳定塘或土地处理系统作为过渡,以部分地解决或缓解当时亟待解决的水污染防治问题。

  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他带领几届研究生进行了两项由省部级立项支持的有关稳定塘技术方面的科研课题,并分别获得建设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北京市科技进步三等奖。

  采访中,张自杰笑言,自己从事污水处理专业算是“半路出家”。新中国成立初,大家对这一专业知之甚少,很多人将其称为“和臭水打交道的专业”。记得在莫斯科留学期间,当着很多姑娘的面,他竟然羞于说出自己的专业。随着国家对环境保护事业的重视,污水处理专业的“身价”也抬高了,这也更加坚定了他对专业的热爱。“每逢有人问我是搞什么专业的,我都会自豪地说我的专业是污水处理和环境保护。每每感受到社会对我所从事专业的认可,我都会感到很欣慰。”党的十八大提出建设“美丽中国”,其中“水净”就是污水处理专业的任务,这让老人感到浑身充满力量。

  尽管已离开教学和科研第一线多年,但张自杰教授仍然关注着专业的发展和最新动态,通过自学充实自己。毕竟年事已高,难免会有健忘的毛病,他采取的措施是把记述新工艺、新技术的书籍放在案头,不时地翻阅,在反复记忆中加深理解。

  更让人敬佩的是,他目前仍然没有放下教材的编写工作。采访时,他正在修订两部书籍,其中一部是《排水工程》(下册)第四版的修(增)订版——《排水工程》(下册)第5版。该教材已于2015年2月正式出版。

  他在个人传记中曾这样写道:“在今日:耄耋之躯,恭迎盛世,深感三生有幸;老骥伏枥,一息尚存,躬身勤奋笔耕。我对我的‘水墨年华’经历:既是无悔的,也是无愧的。”向这样一位可亲、可爱的老教授致敬。


威廉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