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文化遺產的時代脈動

作者:威廉官网 | 2021-02-20 20:34

  公元386年,鮮卑族拓跋氏建立了北魏政權,這是南北朝時期北朝的第一個王朝。公元460年,北魏文成帝和平年間,有一位高僧曇曜,在當時的國都平城(今山西大同)西郊開鑿了一座石窟,這是中國規模最大的古代石窟群之一,也是世界三大石雕藝術寶庫之一。

  雲岡石窟是世界文化遺產,保護好雲岡石窟,不僅具有中國意義,更具有世界意義。2020年5月11日,習總書記在雲岡石窟考察時強調,歷史文化遺產是不可再生、不可替代的寶貴資源,要始終把保護放在第一位。要深入挖掘雲岡石窟蘊含的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歷史內涵,增強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雲岡石窟從北魏建造至今已有1500多年的歷史,飽經滄桑,由於各種因素影響遭到了巨大損毀,這一情況直到新中國成立之后才得到改善。國家從加固、風化、水害、環境等多方面對石窟進行了修繕保護工作,取得了很大的進展。而如何在新時代書寫保護與傳承、開發利用歷史印記,深入挖掘雲岡石窟蘊含的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歷史內涵,增強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讓這一歷史文化遺產彰顯時代的脈動,雲岡石窟在國家和省、市的全力支持下,開啟了堅持保護為主兼顧文化傳承與開發利用的破題之路。

  春節期間,大同的室外溫度下降至零下20攝氏度,雲岡石窟的游客依舊熱情高漲。研究院的工作人員時不時會進入各個洞窟,認真地記錄著洞窟內的溫度和濕度。窟內的玻璃隔離板干淨透亮,不管是游客還是工作人員都會輕聲慢步。

  雲岡研究院黨委書記張焯告訴記者,多年來雲岡石窟研究院堅持保護第一的原則,堅持搶救性保護與預防性保護並重,在做好日常養護和監測工作的基礎上,努力實現世界文化遺產地“變化可監控、風險可預知、險情可預報、保護可提前”的預防性保護管理目標。特別是近幾年先后完成了五華洞窟檐建設、岩體加固、彩塑壁畫修復等保護工程。

  張焯說,2020年雲岡石窟共上報文物保護項目16個,其中《吳官屯石窟搶險加固工程》《雲岡石窟第3窟搶險加固工程二期》已完成立項申報工作﹔《雲岡石窟第5窟及羅漢堂周邊洞窟搶險加固及防排水工程勘察設計方案》《雲岡石窟第3窟搶險加固工程二期設計方案》《1-3窟崖壁危岩體及崖頂防排水工程勘察設計方案》等項目完成上報工作。

  “目前,作為山西省石質文物保護工作的核心力量,雲岡研究院在做好雲岡石窟及其附屬文物魯班窯石窟、吳官屯石窟、觀音堂等文物的保護管理工作基礎上,還承擔山西省境內其他石窟寺的相關保護和研究工作。”張焯說,為了做好省內石窟寺的保護工作,雲岡研究院組織專業隊伍開展了“山西石窟寺及摩崖造像保存現狀及病害調查項目”的預研究工作,編制了調查軟件,開展試點調查22處,完成了調查報告,編制了項目立項計劃書,為今后科學保護山西境內石窟寺打下良好基礎。

  同時,為全面建設國家級石質文物保護科研基地,雲岡石窟研究院投資建成了文物保護實驗大樓,針對石質文物保護、館藏文物修復、彩塑壁畫修復、石窟數字化技術應用等工作設置了專用實驗室,與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合作開展國家重大研發項目——石窟寺災害評估及應急系統研究﹔與上海大學合作開展國家重大研發計劃——石窟寺風險評估系統研究﹔與復旦大學合作開展非晶質硅酸鹽灌漿修復材料合作研究﹔與河南考古研究院合作開展丙烯酸鈣加固材料研究﹔與浙江大學、北京建筑大學合作開展石窟數字化保護利用工作相關研究推廣工作。

  記者了解到,習總書記視察雲岡石窟以來,國家文物局、中共山西省委、山西省人民政府等各級領導高度重視雲岡學的創建工作,多次召開專題會議研究確定雲岡學創建發展的方向和目標。據張焯介紹,雲岡學自20世紀初日本學者發端,到中國學者深化,基礎研究逐漸完備。2019年雲岡石窟研究院出版的20卷本《雲岡石窟全集》是雲岡學正式確立的標志。目前,山西大學、大同大學已專門設立雲岡學研究院,並與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敦煌研究院、山西省考古研究院、北京大學等機構進一步合作,開展北魏民族學、雲岡圖像學等領域的研究。

  雲岡石窟是世界文化遺產,山西省重要文化名片,大同市文旅產業發展的龍頭。如何保護好、利用好這一瑰寶,是保護管理機構必須解答的課題。為解決人流集中可能對石窟造成的不利影響,雲岡石窟研究院先后建成了雲岡博物館、石兵美術館、雲岡美術館、雲岡院史館、雲岡皮影館、東山藝術區、影視館、陳雲崗雕塑館、雲岡書屋等文化場館,這些場館的建成不僅進一步挖掘出雲岡文化內涵,豐富了旅游內容,更重要的是有效緩解了洞窟參觀壓力,做到了文物保護和旅游開放的和諧共生。

  走進雲岡博物館,進入一條石窟文化長廊,這裡包含北朝經典墓葬壁畫、數字動畫放映廳等多元化石窟文化展示板塊,更設有大型文物修復模擬空間,觀眾不僅可以全方位了解石窟文化,還能近距離探秘文物修復現場。

  一眼千年,光陰似箭。參觀的游客表示,對歷史文物而言,再多溢美之詞都顯得蒼白。這裡的講解員會告訴游客,文物並不是冷冰冰的擺件,它們有傳奇的前世今生,它們是生活在民族血液中的基因密碼,記錄著我們的過去,也昭示著我們的未來:每一個人都是文物的守護者,每一件文物都是活著的傳承。

  張焯告訴記者,為進一步推進雲岡文化旅游事業的健康發展,雲岡研究院將積極構建以雲岡石窟為依托,雲岡峪沿線35處文化遺存為延伸的雲岡歷史文化藝術長廊,實現雲岡文化與長城文化、絲路文化、萬裡茶路文化的有效銜接,深入挖掘雲岡石窟及其關聯的歷史遺存所蘊含的哲學思想、人文精神、價值理念,努力揭示中華民族的文化精神、文化胸懷,唱響文化自信的主旋律,做好新時代中華文化的繼承者、傳播者、創新者,實現雲岡學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努力把雲岡石窟建設成文化遺產保護傳承的典范、文化遺產利用的示范園區、國際雲岡學的高地、國際有影響力的雲岡文化展示與交流平台,讓雲岡走向世界,讓世界走近雲岡。

  1月11日至12日,中國共產黨大同市第十五屆委員會第十次全體會議暨市委經濟工作會議召開,會議審議通過了《中共大同市委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其中聚力建設文化強市,熔鑄轉型發展軟實力的表述,突出“保護、研究、弘揚”,深挖雲岡文化深厚內涵,加快文旅融合發展,抓好傳統文化傳承,成為全體參會人員和廣大群眾熱議的話題。而就在剛剛過去的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雲岡石窟仍接待游客146萬人次,門票收入達3898萬元。

  記者注意到,2020年4月24日,全新改版的全景漫游雲岡石窟景區正式上線,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時,更好地滿足了游客線上游覽的需求。與前一版本相比,石窟區新增20窟前空中雪景、第2窟、碧霞洞等內容,上線大小窟龕20處,景區景觀6處。讓游客足不出戶就能夠跨時空跨地域感受到雲岡石窟的每一個景點、每一尊雕像。

  高肉髻,面相方圓,雙耳垂肩,廣額豐頤,高鼻深目,面容飽滿圓潤……雲岡石窟第20窟大佛是游客必到的打卡點,主佛高13.7米,人站在下面隻能欣賞到大概輪廓,很多細節無法看清楚。而如今,在雲岡石窟博物館內卻可以近距離欣賞到原比例復制的佛頭,讓人不得不感慨3D技術的神奇。

  復制的佛頭高5米,寬3.7米,共有82塊模型體。通過3D打印機與高精度文物三維數據,完美還原文物本體細節,相對傳統的雕刻、雕塑技藝更加准確地體現了文物本體的結構特征,從文物本體上做到了文物原貌還原,又因為可拆裝、可移動,實現了可到全國各地展示。面對這流傳千年的美景,讓文物活起來,該如何更好地進行保護和開發?雲岡石窟探索出了一條數字化研究、保護、開發利用之路。從2003年起,雲岡石窟研究院與多家科研院校合作,開始嘗試三維激光掃描技術的應用。

  十幾年的摸索,他們在石窟數字化工程等多項科研項目中取得了重大成果:通過三維激光掃描技術,生成洞窟中各個方向的剖面圖,使洞窟得以多角度展示,為雲岡石窟建起了三維的“數字檔案”。“這和景區看到的簡直一模一樣,太神奇了!快,幫我跟佛像合個影。”游人不禁感嘆。雲岡研究院還利用3D打印技術成功復制石窟原型。打印出的第13窟七立佛造像在第八屆中國博物館及相關產品與技術博覽會上贏得滿堂喝彩。50余天時間,十多台3D打印機,讓參觀者不僅能看到完整的石窟形制、精美逼真的造像,甚至連石窟歷經千年風化的痕跡都清晰可見。

  在高清三維數據的支持下,雲岡石窟研究院還打造了一套基於VR技術的沉浸式石窟體驗系統。這個系統可以支持最多15人,同步在雲岡石窟第18窟的虛擬場景中進行漫游,游客還可乘坐虛擬的蓮花升至空中,欣賞石窟高處的藝術細節。

  2020年12月25日,由雲岡石窟研究院(山西省石質文物保護研究中心)主辦的“大美之頌·雲岡石窟的千年記憶與對話”展覽於上海寶龍美術館盛大開幕。120件雲岡文物與世界首個3D打印的可移動石窟、雲岡第12窟“音樂窟”驚艷亮相,與10位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展開當代藝術與傳統藝術的對話。這是繼浙江大學藝術與考古博物館之后,雲岡石窟“行走”世界的第二站。現場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展覽現場的復原石窟高8.5米、寬12.2米、入深14.5米,創新性地使用了“積木式”的新技術和制作方法,由110塊2米見方的“積木塊”分6層組裝而成,實現了8個集裝箱快速運輸,僅用6天時間就可安裝完成。

  對此,張焯表示,這是一種歷史傳承與發展的新模式。雲岡石窟在當時的人看來就是一種創新的模式。如今我們通過數字技術把它與今天的藝術品放在一起,雖然表面上是傳統與現代,實際上是不同時代對先進觀念的不同展示,可以豐富我們的眼界和認知。而在策展人王純杰看來,雲岡石窟藝術融匯了古代南亞、西亞和歐洲文化,就是中西文化交融、對話后的成果,“不同藝術形態放在一起后,產生新的創新,會給予人們新的啟發。”

  2月19日,雲岡研究院正式挂牌,雲岡石窟踏上保護為主兼顧文化傳承與開發利用的新征程。(記者趙志成)


威廉官网